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曾在望京SOHO竣工时给出了对SOHO系列的理解:“我们最早把SOHO的理念带进中国,从以前四四方方的办公楼,到今天流线型的未来建筑,SOHO的每一座建筑都在超越自我。”争议也好,膜拜也罢,彼时的话题已是过眼云烟,这组建筑却像一枚生命体继续生长。哈迪德去世的消息惊动了这组有感情的建筑,望京SOHO打出悼念画面的LED被鲜花与蜡烛环绕。在设计师给予生命之后,每一个建筑体与生存于其中的人类同步发生着自然生长,这或许是最好的慰藉。

2009年开始破土动工的银河SOHO无论是坐标还是造型都挑战着看客的惯性思维。在这一次的尝试中,哈迪德运用参数化设计,试图将银河SOHO打造成一个360°建筑世界。这座银白色、由4个卵形建筑组成、形似银河系星云的大底盘多塔建筑,每栋建筑个体都有中庭和交通核心,并在不同层面上融合在一起。

作为SOHO三部曲的第一笔,自然也经历了最多的争议。拥趸们为流线型、参数化的设计拍案,而反对派则提出未来感的设计破坏了原有传统的背景建筑文化。虽然彼时哈迪德本人表示希望以多元的共存来表现城市化,而这轮“新建筑”与“老胡同”的对话曾是声音不小的话题。将争论推至巅峰的,即因为2013年6月13日,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的官方网站发布“2013年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国际奖”名单中,银河Soho(Galaxy Soho)赫然在列。彼时有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的有关人士认为,银河SOHO对北京老城城市景观、“凸”字形城廓、传统胡同四合院、街道对景、建筑形态与色彩等,都构成了严重破坏。

如今,争论已逐渐被抛之脑后。我们似乎已经习惯了东二环沿线上这个“未来城市”的设定。

虽然与SOHO系画风不同,生长于广州新中轴线上有着“双砾石”之称的广州大剧院同样是出自哈迪德之手的标志性建筑。建筑体犹如两块被珠江水冲刷过的灵石,从视觉上便给人制造出了听觉上的想象。1800座的大剧场和录音棚、艺术展览厅等“大砾石”与400座的多功能剧场等“小砾石”将整套审美和盘托出呈现于世人面前。该作品在全球建筑界获得极高的评价,广州大剧院不仅被英国《每日电讯报》评为“世界最壮观剧院”,《今日美国》更将其列入“世界十大歌剧院”之一。而值得一提的是,“双砾石”正是进入中国这块设计热土实验场的处女作和成名作,最初她与团队的设计虽然并未赢得大部分专家认可,然而她最终却还是以大胆、冒险的方案在最后一刻秒杀了库哈斯代表的团队,并以此为起点,在中国的土地上打开了一扇通向“未来世界”的大门。

这是哈迪德为西班牙2008年萨拉戈萨世博会所设计的一座玻璃纤维增强混凝土桥梁,全长289米,横跨埃布罗河。这座桥一半是步行道,一半是展示空间。桥的外观就像一株剑兰横躺在埃布罗河上,建筑的顶部由金属板重叠而成,灵感源自鱼鳞。

这条桥也是世博园区的入口,世博会结束后,被当地的一家银行买下来,作为展示会使用。英国《卫报》曾高度评价这个建筑:“让人感觉有一种高贵的方式步行过河”。

位于德国莱茵河畔魏尔城的这座消防站是哈迪德完成的第一个建筑项目。这个建筑拥有复杂的结构,倾斜的、具有冲击性的平面,这与她后来的有机设计完全不同。

英国《建筑杂志》曾评价:“它彰显了建筑修辞的力量——以柔和的方式达到令人印象深刻的可能性,门廊上方尖角的设计具有指示性,就好像在对着人们大喊‘急救’!”内部空间大胆的几何设计,对这些消防员来说,令他们感觉随时处于待命状态。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