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朵芙蓉花在梅溪湖上激起的“涟漪”,至今都还显现着设计师的大胆和超现实主义建筑风格。

扎哈·哈迪德,这位曾被人称作只在纸上获成绩的建筑设计师,将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这座不可能完成的建筑,施工难度堪比鸟巢,不仅概念新颖,还具有线条优美的外观。这座建筑注定会成为一个传奇,而它的设计者扎哈·哈迪德,也是创造这个传奇的传奇建筑师。

1950年,这个女孩降生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时逢巴格达反战情绪高涨,嬉皮士等反传统文化正冲击着这里的传统价值观。

尤其哈迪德的母亲是一位很有品味的女士,她会定期对家里的陈列进行更换。看着这些不断更新的家具物件,哈迪德觉得没有绝对的定义。

18岁的哈迪德,像其他处于这个年纪的孩子一样,进入了黎巴嫩的一所学校继续学习。但她并没有如愿学习自己所喜欢的建筑学专业,而是在贝鲁特攻读了数学系。

即使学的专业是数学,但哈迪德对于建筑的热爱并没消减半分。这种不减反增的热情让哈迪德确定了自己的心意,毕业之后,哈迪德并没有选择继续攻读亦或是投入工作。她选择了重新学习建筑学,并很快便付诸了实践。

历时5年,哈迪德带着具有自己独特风格的作品,踏入了建筑行业,激情与勇气俱佳的她还没意识到这个时代一个女性,想要在建筑界站住脚有多难。

另一方面,哈迪德的设计风格并不被主流客户所认可。尤其在英国,顾客甚至以种族、国籍甚至是性别偏见拒绝了哈迪德的竞选。

由此,哈迪德的作品,经常会在即将投入建造的时候被撤销,而“纸上谈兵”便是由此而来。

但嘲讽和冷漠并没能让哈迪德选择放弃,她屡战屡败却屡败屡战,像一只猎豹在暗中等待大放异彩的那个时刻。上个世纪90年代,维特拉消防站的建成让她再次走进大众视野。

而这也只是她走向成功的第一步,这次的设计突破了人们对空间理念的认知,虽然争议从未停止,但这也间接证明了哈迪德,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在建筑界做抗争。

她从没向周围的环境妥协过,即使她的设计还是与人们的普遍认知相去甚远。但这必然是一次大胆的尝试,是这个女孩儿一手撑起来的建筑天地。这个充塞着平庸的世界,需要一个追求另类的人。

不疯魔不成活,哈迪德因为自己的“疯”被人叫做建筑界的女魔头。哈迪德究其一生都在实现自己的愿望。她认为在生活中,一个人并不需要太多东西。一个人最需要的就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哈迪德的建筑设计,充满了天马行空的想象,这也是她的设计在众多建筑设计师中独树一帜的原因。

她的作品在世界各地都成为了当地的有名建筑,特别给人以强烈的视觉效果能够让人印象深刻,比起“女魔头”,我更愿意将她称呼为女王,建筑界的曲线一次次失败

女王也曾遭遇过竞赛滑铁卢,在1982年香港的那场国际建筑竞赛上,哈迪德的作品最终还是获得了最佳奖。但其实这个作品在初审就遭到了淘汰对待。

或许冥冥之中早有安排,金子总会发光,即使作品埋没在一堆淘汰选手的作品中被当做废纸,

在大都会事务所中参加工作的哈迪德并没能从这里得到自己想要的。她为了进一步追寻自己想要的效果,创立了属于自己的工作室。他们开始大量地参与国际竞赛。

这不仅是因为这个世界又少了一位敢于挑战建筑界以男性为尊局面的女性,还意味着她留给我们的,留给中国的奇迹只剩这最后一个了。

她富有创造力和大胆的设计理念赢得无数人的喝彩,她的作品充满的激情使她总能创新,是她让建筑变得不再乏味古板。

毫无疑问,哈迪德将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建筑设计。哈迪德曾面对媒体坦言到如果想要过轻松惬意的生活,那么就不要成为建筑师。

正如哈迪德说的,能够取得今天的成功没有其他,就是勤奋努力。她近乎拼命的工作,也曾连熬几个通宵,也曾面对不理解将强硬的一面示人。

无论如何,她对待建筑行业的态度都值得我们青年一辈学习。踏实努力,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标签: